您的位置:

首页> 家庭乱伦> 母子偷情

母子偷情 - 母子偷情

妈妈叫黄丽琼,别人一般叫妈妈黄太,40岁了,有我这个19岁的儿子。妈妈身高只有4尺10寸,像歌星糖妹般身形,只是妈妈的胸部比较大,有40E。好些年妈妈是个保守的家庭主妇,直到老公因为到大陆玩女人时,因为争女人被打伤至下身残废,妈妈的生命才起了变化。虽然妈妈外表没什幺改变,但内心已由一个好太太,变成了大胆的淫妇。为了享受性生活,妈妈勾引了我,和我乱伦的刺激,令妈妈不能自拔,而且越玩越淫贱。

这是个星期六,按照妈妈和我昨天的计划,我们开始实施我们的危险方案了。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妈妈,已经深陷这种危险关係,越危险的游戏越能挑起我们的性慾!

一早妈妈就和陈明说,今天下午会到大陆饮喜酒,要后天才回来。陈明也没说什幺。

中饭收拾完毕后,妈妈到主卧衣柜的暗格里,挑好了她的『战袍』!想想都觉得兴奋啊!

準备好了,妈妈拖着行李箱出门了。

我送妈妈到门口,关门的时候,妈妈反过头来,对着我抛去一个妩媚的眼神,随即轻轻撅了一下嘴,做了一个亲吻的动作,随即下楼了。妈妈想,受到她如此『鼓励』的我,一定兴奋不已吧!

下楼来,妈妈开车到一家酒店,随即拖着行李箱到酒店大堂的卫生间,反锁了卫生间的门,开始换上她的战袍……

当妈妈穿戴完毕,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时,连她自己都觉得好性感啊!

这是一套超暴露的情趣内衣,看着镜子里的她,天哪!这是怎样诱人的一副装扮啊!她的正面看上去就是一个深『V』型!真的很「深、很别緻、很有情趣!一条黑色绣花蕾丝带绕过妈妈的脖子,经过妈妈的胸前,再到阴部收尾,形成一个大大的深『V』,妈妈的一对巨乳就被这很别緻的黑色蕾丝带包裹了起来,偏偏在妈妈两只巨乳的部位居然还是镂空的!真的是很诱人!远远看去,妈妈两只丰满的巨乳非常挺拔的凸现出来,尤其是在从窗外射入的阳光映射下,妈妈的一对巨乳显得尤为翘挺!真是诱人至极!

深『V』蕾丝带的中间,几条黑色细带子交织穿插绕到后背,最终在阴部汇集,几条黑带子由三只黑色扣子连接着,泛着淡淡的冷光,性感十足。转过身看看妈妈的后背,整个后面就是一个「Y「,妈妈洁白粉嫩的后背仅仅只有几条黑带子,既不同于平常的内裤,也不同于传统的T- BACK,实在是性感极了!

由于黑色布蕾丝质地很好,看上去隐隐约约,搭配妈妈诱人之极的身躯,给人一种慾望迸发的刺激,真是性感极了!

再往下看,哦!天哪!这完全是在勾引人嘛--蕾丝带在阴部的位置居然也是镂空开档的!可惜妈妈的阴毛又密又亮,而这黑色的蕾丝实在太细,妈妈好多的阴毛像是耐不住寂寞的红杏一般,全都从黑色的布条两边探了出来,勉强被盖住的阴毛,也由于透明的缘故,隐隐约约,更加给人一种慾火焚身的诱惑!

由于卫生间光线很好,在阳光的照射下,妈妈甚至能看到她肥美的粉嫩的不知道是不是被我长期耕耘有些外翻的大阴唇!天哪!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实在是一套完美的、诱人至极的情趣内衣!妈妈甚至能够想像一会儿我见了会是如何的疯狂!

再往下看,妈妈的长腿上穿的是一条荧光橙色的网袜!天哪!很大的网格,看上去好淫靡啊!据说穿网袜的女人性慾都很强,而且性慾和网格的大小成正比!看妈妈今天的网袜的网格,整个白皙的大腿只是被荧光橙色网格简单的分成了几块,是不是意味着妈妈性慾真的太旺盛了呢?回想起过去一年多来妈妈和我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的确!妈妈确实是符合网格与性慾正比的规则!

再往下看去,妈妈笔直紧绷得小腿下面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皮鞋!哇!这鞋子的后根可真高啊!起码有7吋!这样一来,更加凸显出妈妈玉腿的修长,在颜色的衬托下,更显得妈妈网袜的刺眼、腰部的纤细、臀部的挺翘!妈妈整个人看上去太性感、太迷人了!

妈妈对着镜子不停地扭来扭去,突然『扑哧』一笑,脸上娇羞不堪,妈妈十分满意这套内衣,想到即将到来的大战,妈妈感觉她的阴道已经开始往外流水了。

唉!这难道就是女为悦己者容吗?

妈妈穿上两件荧光色的吊带背心,黄色和绿色,下身是一条非常短的白色热裤,露出了妈妈的性感腰肢,带上红色假髮,化了时下最流行女子妆,大眼仔,浓密的假眼睫,劲浓的性感眼妆!嗯!确实美极了!这样一来,既能够让妈妈大变脸,又性感,老公也认不出妈妈吧!

45分钟,妈妈就由一个回大陆饮喜酒妇人,变成性感的援交小妹妹了。妈妈满意地笑了,随即收拾好换下的衣服,出了卫生间。

将行李箱放进车里,妈妈没有开车,就把车停在酒店的停车场。接着在街边买了一顶很大的帽子--这样一来,就看不见妈妈的脸了。

準备好一切,她打的回家!奔赴我跟她的战场!

「老公!你那边好了吗?妈妈可以过来了吗?」在车上,妈妈打电话给我,极尽媚态。

「快来吧!我都等不及了!」我的声音听上去很是着急!

「不要着急哦!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哦!」妈妈娇滴滴地笑着挂了电话。

来到自己家门口,妈妈感慨万千,曾几何时,她居然要敲自己家的门了。

「登登登……」妈妈再一次整理了一下衣服,把胸膛拉得更低,按了自己家的门铃。

门马上开了,我的气息扑面而来,紧接着妈妈的手被牵住了。

「你来了?」我很客气地说道,但是妈妈分明听出了我的激动和紧张,「爸爸!呃……这是我的朋友……」

「哦!你好!」陈明的声音传来。

「嗯!你好!」妈妈弯下腰,把胸口对着他,令他没有时间看她的脸,接着妈妈尖着喉咙轻轻地答了一句。

「呃……爸爸!那幺我们先进房间了。」我一说完,就拉着妈妈经过坐在轮椅上的陈明朝他的房间走去。他一定不想继续寒暄下去吧!

妈妈太紧张了,面前的就是她的丈夫,而现如今,妈妈却要假扮我的女朋友,瞒着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儿子偷情,太不可思议了!

整个过程妈妈都扭着我,走路也是小碎步,生怕陈明发现什幺迹象。这要被陈明发现,那就死定了!

终于,妈妈和我进了他的房间。整个世界终于安全了!

「呼……」妈妈和我同时长呼了一口气,随即相视一笑。有惊无险!超刺激!

「你怎幺和他说的?」缓过劲儿后,妈妈开始问我。

「呵呵!我和他说,我交了一个女朋友,今天下午要到我们家来玩。不过我女朋友只有16岁,她家人不想他这幺早谈恋爱,所以我们是地下恋爱。也不想别人发现。」我说道。「妈,你今天的化妆超性感,很诱惑啊!是想被干死吧」

「哈!是吗?有引死你吗?那他怎幺说的?你怎幺和他说要直接就到你房间来的?」妈妈继续问道。

「我就直接和他说,我已经和我女朋友好到那种程度了。我已经是成年人了,今天下午,我们要做爱的!呵呵呵……」我大言不惭地说。

「你……你这个坏人!」妈妈羞得无地自容,嗔道。是啊!自己的儿子对着他的爸爸说今天下午我要和你的老婆、儿子的妈妈做爱,而且是一种告知的方式,这实在是……实在是太下贱了!

「呵呵……妈妈!这不是昨天你告诶的法子吗?」我调侃道。

「哎呀!你个混蛋……」妈妈羞红了脸,坐到了我的床边。我没有说错,这个主意是妈妈出的。

「那……那他怎幺说的?」我站在一边笑呵呵地看着妈妈,妈妈平静了一下,继续问道。

「他没说什幺,就说,你们年轻人啊!最后来了句,注意身体!哈哈哈!妈妈!我那会真想对他说,你现在已不行了,妈妈独守空房,结果呢?你是没注意身体,被打到阳痿了。所以啊,我不能这样对妈妈,我一定要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把妈妈给伺候舒服了!」我说起陈明,全是嘲笑,说到后面,居然开始调侃起来了。

「你……你真是一个大大的坏蛋!」妈妈实在是无话可说了,便宜全让这个家伙佔尽了!

「呵呵!好了好了!妈妈!现在没事了!爸爸他就在外面看电视,我们俩……你看,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是不是得抓紧让爸爸听听我们的二重唱?」我慢慢地贴着妈妈坐了下来,手慢慢地攀上了妈妈的纤腰。

「坏人……」妈妈嗔骂着斜了我一眼,想着此刻正在外面一无所知的陈明,妈妈顿时浑身燥热起来,随即扭过头去,献上了她的香唇……

事到如今,我们的计划算是完成了一大半。昨天妈妈是这样和我说我们的计划的:今天妈妈假装到大陆外出,接着假扮我的女朋友,回家来和我在家做爱。

这样一来,妈妈一方面可以放开了和我做爱,另一方面,想着我们疯狂做爱的时候,她的丈夫、我的父亲陈明就在仅仅一墙之隔的客厅看电视,而他也知道我们正在放肆地做爱,哦!这实在是太疯狂、太刺激了!这种在最危险的地方、做着最刺激的偷情,想想都觉得亢奋!

但是,妈妈隐瞒了一点,她只和我说我们只『做』一下午,但实际上,妈妈是决定今天要和我在他的房间过一整夜,妈妈要做他的援交少女,好好地补一补这段时间的空虚!

妈妈没有告诉我,一会儿再给他个惊喜!现在,妈妈只想尽情地品嚐这乱伦加偷情带给妈妈的巨大刺激!妈妈紧紧地贴在我怀里,肆意地从我的嘴里吮吸属于妈妈的营养液!

「妈妈!我想死你了!想着今天可以和妈妈做爱,我昨晚一晚上都没睡好!」我不知道妈妈的打算,还以为只有半天的时间,所以我迫不及待地开始实质性的动作了,一只大手覆上了妈妈穿着网袜的大腿。

「嗯……」也许是陈明在家的缘故,妈妈的身体异常敏感,被我一碰,妈妈就忍不住呻吟起来。「妈妈也好想你!你这个害人精,害的人家昨晚一晚也没睡好觉。我不管,今天你要给妈妈补回来!」妈妈嘟起嘴,开始向我发嗲。

天哪!妈妈自己居然说出这幺淫蕩的话来!

「呵呵!好!好!绝对完成任务!!来,让老公好好疼疼我们家宝贝儿!」我听了妈妈的淫词浪语,立马兴奋起来,只见我侧过身,伸手向妈妈的风衣里面探去……就势要展开新的肉搏!

「呵呵!讨厌……」妈妈其实早就在期待这一刻,妈妈美目流转,嗔骂起来,身体却配合地舒展开来,以方便我的探索。

「哎呦!有情况!」我的手在妈妈的背心里抚摸了一下,猛地一顿,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妈妈知道,我一定是摸到了她的蕾丝带了。

「呵呵呵……什幺啊?都不知道你在说什幺!」妈妈此时低着头,对我的反应早就预料到了,妈妈妩媚一笑,柔声说道,身体却开始打开,在诱惑我进一步的动作。

「我可要好好检查一下了!」我猛地坐了起来,伸手向妈妈的风衣摸去。

「呵呵!坏人……」妈妈娇笑着骂道,脸上却满脸笑意,身体平躺着,打开了手脚,一副欲拒还迎的风情,实在是诱人极了。

我哪里还按捺得住?只见我像是剥开一颗娇嫩鲜美的荔枝一般,粗暴地拉开了妈妈的吊带小背心……

顿时,我眼前一亮,接着,妈妈看见我整个人都像是捡到了金子一般,一脸的兴奋。妈妈知道,我对她这套情趣内衣太满意了!

妈妈此刻羞红了俏脸,把头扭了过去,不敢去看我,只是任由我在她性感的身上任意游蕩,一副任君採撷的风情,太迷人了!

是啊!作为母亲,妈妈居然穿着这幺暴露性感的情趣内衣,来勾引自己的儿子,实在是……

「亲爱的!妈妈今天这套衣服好看吗?」过了一会儿,妈妈看着我仍然傻傻地坐在那看着自己,不由得一笑,轻声说道。

「嗯……太美了!妈妈!你穿这套太性感了!」妈妈的说话打断了我的发呆,只见我忙不叠地点头,一个劲儿地夸讚起来。

「呵呵!瞧你那傻样……那,你还满意吗?」妈妈见我一副癡呆儿的样子,『扑哧』一笑,接着抛了一个媚眼,嗲嗲地问道。

「哦!宝贝儿!太满意了……哦……不对……不行了……不行了……我受不了……」我明显被妈妈这套情趣内衣弄傻掉了,语无伦次起来。接着猛地扑了上去,捧住妈妈一只翘圆的巨乳,吮吸起来。看起来,我真的已经憋不住了。

「啊……哦……天哪……好麻啊……哦……老公……哦……好舒服……嗯……好痒啊……还要……哦……」陈明就在隔壁的刺激使得妈妈的身体异常敏感,乳房瞬间被我侵犯,妈妈顿时兴奋起来,身体开始扭动,浪叫连连。

「妈妈!你待会儿可以放开了叫,不要怕被爸爸听到,因为,你今天是我的女人!」我淫笑却又肯定地对妈妈说道,眼里却是爱意。随即重新俯身下去,开始在妈妈的巨乳上游蕩,慢慢地吻向妈妈的大腿根部……

我的话使妈妈突然意识到这种陈明就在隔壁的偷情太难得了!虽然危险却是异常刺激啊!妈妈从前时个保守的太太,叫床是从来没有的事,妈妈现在是不是该好好享受一番,既为了她,也为了我,妈妈该主动一点了!

「老公!别急别急!今天,让妈妈来好好伺候伺候你……」妈妈拉住了我继续往下的身体。

妈妈没有在说话,只是对着我妩媚一笑,接着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推倒了我,接着慢悠悠地爬到我腿边,慢慢地分开我的两腿,跪在他跨间,俏眼盯着他那让自己高潮无数次的、硕壮无比的大肉棒,颤抖地伸出纤纤右手,无比温柔地轻轻拨开包皮,温柔地亲了一下我的大龟头,我马上一个刺激。

「呵呵!大肉棒很骚哦!你们男人啊都很臭!」妈妈擡起头抛了一个媚眼给我,接着把住大肉棒,尽力地张开小嘴,慢慢地将整根大肉棒含了进去。

「哦……宝贝儿……哦……太爽了……你的小嘴太棒了……」我哪里会想到作为我的妈妈,居然会帮我口交,此前我们一起看图片、看电影我都建议妈妈给我口交,都被妈妈拒绝了。

确实,这幺多年,妈妈从没有给人口交过,即便是陈明,也从没享受过妈妈这样的服务。可是……现如今,妈妈居然会放下身段,主动去帮我做妈妈人生中的第一次口交!唉!是陈明太失败了还是我太成功了!?

紧接着,妈妈开始慇勤地用手来回套弄大肉棒,还不时给我抛去一个个媚眼。

接着妈妈把脸靠近挺立的大肉棒,左手悄悄握住大肉棒的根部以让它不会乱动,右手握住大龟头与大肉棒根部之间的部位开始套动,套动时还不时地亲吻一下龟头。

「哦……妈妈……哦……爽死了……这样太舒服了……」我在妈妈的口舌下舒爽不已,呻吟起来。

套动大肉棒几十下后,妈妈放开右手,只用左手握住大肉棒的根部,用自己的嘴唇压住大肉棒的侧面,然后移动香唇在大肉棒各处格外细仔地亲吻起来。

「哦!妈妈!快一点给我舔吧!」我感受着妈妈的『照顾』,迅速地兴奋起来,迫不及待地说。

妈妈用手拨开散落在脸上的长髮,双手分别握住大肉棒的中部和根部,小嘴在大肉棒的顶端轻吻,湿润的舌尖在龟头的马眼上摩擦,接着向龟冠和大肉棒舔过去。

妈妈温柔耐心地舔弄着红黑发亮的大肉棒,做得非常细緻,把身子弯得更低了,斜了个头开始用舌头舔弄我的阴囊,左手仍握着大肉棒根部,右手却在轻抚我的屁股,以全面刺激我的性感带。

「滋滋……滋滋……」妈妈的舔弄发出一阵阵淫靡的声音,天哪!我的小半个囊袋都被吸到妈妈的嘴内了,我的脸上流露出爽快无比的神情。

「妈妈!太爽了!但你也照顾照顾大肉棒啊!」我感受着妈妈的刺激,希望妈妈更进一步。

「你急什幺啊!得寸进尺的家伙!妈妈会好好舔的!」妈妈轻轻地将嘴拉离阴囊,天哪!口水正连接阴囊和妈妈的嘴唇,渐渐因重力而断裂。画面太淫蕩了!

妈妈妩媚地看了一下我,左手仍握着大肉棒根部,右手再次握住大龟头与大肉棒根部之间的部位开始套动,接着张开嘴,慢慢地含住龟头上,缓缓地吞了进去……

「哦……」我舒服地吼出了声音。

可是我的龟头实在是太大了,撑开了妈妈的整个小嘴,妈妈只好把嘴张到极限才能勉强含住大龟头,整根粗大的肉棒却还在嘴外。妈妈整个脸颊都因张嘴而变形了!这情景真是淫蕩之极!

「哦……太棒了……妈妈……太舒服了……」妈妈的舌尖磨擦到大龟头的马眼处,我忍不住发出呻吟,双手按在了妈妈的头上。

妈妈用力张大并紧缩嘴唇,卖力地舔弄我的大龟头。用嘴张到极限含住我的大龟头套弄了一会后,妈妈一边用右手轻捏我的阴囊,一边淫蕩地用那双诱人的眼睛对我抛了一个媚眼。随即,张开双唇将嘴再次套入男人的大龟头……

「哦……妈妈……你太厉害了……哦……再深一点……」我紧紧抱住妈妈的头,让妈妈小嘴的套弄更加的深入。

「哦……宝贝儿……你太棒了……哦……」我兴奋地乱叫起来。

我的肉棒越来越大、越来越黑、越来越挺,似乎要喷射出来似的。再往妈妈身下看去,原本坐在自己脚踝上的翘臀已经挺立了起来,妈妈变成了跪的姿势。再仔细看下去,妈妈自屁股至大腿已经有一道细流了,慢慢地流到了我床上的床单上,水渍是那幺的明显。我知道,这一定是妈妈的淫液!妈妈也已经十分兴奋了。

我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突然,只见我激动地坐了起来,直直地盯着妈妈,眼睛似乎都要冒火了。

妈妈停了下来,擡起头,给了我一个长长的湿吻,声如媚丝地说道:「老公!人家下面很湿了!你什幺时候才来强姦人家啊?」

「啊!干死你这个小骚货!」我哪里受得了妈妈这幺赤裸的勾引,猛地一把将推倒在床,迫不及待地分开妈妈的两条玉腿,随即跪在妈妈的身下,右手撸了撸早已蓄势待发的粗大肉棒,用龟头在妈妈早已湿润的一塌糊涂穿着开档情趣内衣的的阴道口来回摩蹭了几下,猛地一挺腰,就将那足有8吋长的大肉棒直接刺进了妈妈的阴道,一插到底!

「哦……」妈妈一声惊呼,随即满足地「嗯……嗯……嗯……」呻吟了起来。

「妈妈……怎幺样……爽吗……」我双手没有歇着,把玩着妈妈的巨乳,大肉棒狠狠地一进一出。

「哦……哦……哦……好老公……太舒服了……哦……这段时间妈妈都快憋坏了……哦……老公你太强了……」妈妈半起身,勾着我的脖子,压低声音浪叫起来。

「好紧啊……妈妈……你下面真的好紧啊……真是太完美了……宝贝……」我在妈妈的阴道里奋力地插进抽出,一边讚歎妈妈来。

而妈妈,在我的身下快要沸腾了,双腿拚命的张开,双手死死地搂住我,像是生怕我会走开似的,「哦……干死妈妈……老公……妈妈要死了……」妈妈低吟着。

此时的妈妈,一方面被我插得欲仙欲死,一方面又有陈明在隔壁的客厅看电视,妈妈担心陈明突然发现闯进来,却又被这种近距离的乱伦偷情刺激的异常亢奋。

巨大的快感与强烈的担忧交织在一起,让妈妈快乐地压抑着,同时,这种随时可能被发现偷情的刺激又给妈妈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妈妈!你只管叫出来吧!爸爸不会怀疑的!我最喜欢听你叫床的声音了!」我此时见了妈妈压抑的状态,俯下身来亲吻了妈妈一下,说道。

「坏人……」妈妈羞得无地自容,真想找个洞钻进去。可偏偏又被我点中了要害,真是难为情死了!

可是妈妈这句『坏人』在我听来,却像是兴奋剂一般,我加快了在妈妈阴道里抽插的速度。

「哦……哦……哦……太棒了……老公……你太强了……哦……大肉棒好粗啊……我们这几个月太难受了,都没怎幺做爱,真的憋坏妈妈了……亲爱的……妈妈太爽了……哦……」妈妈开始狂乱,长时间的性压抑这一刻让妈妈得到满足。妈妈紧紧地绷直了双腿,主动地挺腰去迎接我的每一次撞击,双手则放在自己的一对豪乳上,用力挤压,以求得更大的快感。

「哦……哦……哦……舒服……老公你真棒……哦……太爽了……害妈妈在老公面前和你偷情……哦……太爽了……妈妈快要被你干死了……太舒服了……哦……天哪……」妈妈在我狠命地抽插下开始语无伦次了。

「哦……说谁是你老公……骚货……」我叫道,拚命地向上抽插。

「哦……妈妈老公是陈志淘……陈志淘是妈妈的大肉棒老公……妈妈最爱的老公……小骚屄最爱的老公……小屄屄只给你一个人插……哦……妈妈要来了……」终于,在我这种持续强烈的抽插下,在陈明隔壁的『参观』担忧下,妈妈终于在狂乱中洩身了。

「干死你……干死你……妈妈你个骚货……哦……哦……哦……我也来了……」我在癫狂中也终于在妈妈的阴道里射出了大量精液。

「哦……哦……哦……好烫……好舒服……」妈妈高潮后,感受着我的精液在阴道内流淌。

「说你爱我!」我射精后抚摸着妈妈的后背。

「妈妈爱你!老公!妈妈太爱你了!妈妈只爱你一个人!」妈妈感受着阴道里流淌着的我的精液,动情地说道,随即两人热吻到了一起……

大量混合着妈妈的淫液和我的精液的白色粘稠的液体从妈妈阴道里缓缓流出,顺着妈妈已经被淫水溅得一塌糊涂的屁股慢慢地流到了床上……整个卧室的场景实在是太淫靡了!

妈妈双手绕在我脖子上,眼中蕩漾着浓浓的情意:「妈妈爱你!老公!你真厉害!」我轻轻捏了一下妈妈的鼻子:「对着你这幺个性感尤物,我就是精尽人亡也在所不惜啊!」「油嘴滑舌……」妈妈娇嗔起来,却十分受用,重新献上香唇,供我品嚐。

「妈妈!你今天这套内衣实在是太性感了!我看到那一会儿都快要受不了了!」我的手,开始把玩妈妈镂空巨乳边的蕾丝带,说道。

「这是上次在泰国时买的情趣内衣……本来早就想穿给你看了,谁知道陈明回来了,打乱了妈妈的计划。不过,今天刚好拿出来穿……」妈妈说道。

「哦!好事多磨嘛!妈妈!你刚才你给我舔肉棒实在是太舒服了!」我抚摸着妈妈的翘臀,说道。

「讨厌!妈妈和你说,你不许笑话妈妈啊……妈妈其实……其实……从没舔过肉棒的……」妈妈害羞地说。

「不是吧!你从没给那个家伙舔过?」我大感意外。

「是啊!总觉得他那髒……」妈妈看着我说道。

「那我这个呢?」「很髒!不过妈妈就是喜欢!」妈妈一说完,自己都觉得难为情,她怎幺可以这幺淫蕩地对我说出这种话呢?随即紧紧地把头埋进了我的胸膛,接着,妈妈轻声说道,「这可是妈妈第一次给人口交啊!说实话,刚开始很不适应,你的实在是太大了,后来,妈妈感觉到它在我嘴里越来越大,让我整个人都兴奋了。不好意思啊!妈妈技术不好的!」妈妈不好意思起来。

「很不错了!第一次口交就这幺出色了!确实你做妓女的天分极高啊!以后多练练哦。哈哈!」我调笑起妈妈来。

「不许笑妈妈是妓女啊……」妈妈撒娇地打了我一下,但心中却非常兴奋被叫做妓女。

「呵呵!妈妈!说实话,这样在家里做真的很过瘾!」我说道,手重新探向了妈妈的阴蒂,揉捏起来。

「嗯……」妈妈扭扭捏捏地附和着,「是啊!想到他就在客厅,妈妈整个人都兴奋极了!哦……你怎幺?」妈妈感觉到了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依旧插在妈妈阴道里的我的大肉棒重新变大变粗了,并且重新开始抽动了,不禁感歎我的体力,酥麻的感觉瞬间到来。

「妈妈!春宵一刻值千金啊!我们就一个下午的时间,得抓紧啊!」我没有停顿,开始了短暂休息之后的第二次进攻。

「嗯……哦……啊……用力……哦……儿子……你不要着急……妈妈今天一整天都和你在一起……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做……妈妈明天才离开……明白了吗……」妈妈在我的抽插下迅速地沦陷,道出了她的準备。

「是吗!那太棒了!」我听说了妈妈的决定,高兴坏了,这一下我有足够的时间来『姦淫』妈妈了!

「不过……老公……你可得把这段时间落下的功课给补上啊……」妈妈媚眼如丝地跑了一个媚眼给我,淫蕩地说道,双腿随即紧紧地盘上了我的熊腰,準备迎接我迅猛地抽插了!

「好!」我哪里受得了妈妈这幺赤裸的勾引,兴奋不已,马上开始大开大阖地抽插起来。

「哦……」妈妈肆无忌惮的淫词浪语重新开始飘蕩在我的房间。妈妈不知道陈明听得清不清楚,也许,下意识里,妈妈就是想让他听到妈妈此刻的浪叫,妈妈要告诉他,现在,就在一墙之隔的我的房间里,你的好老婆正被你的好儿子干得高潮叠起,欲仙欲死!你真是一个失败的爸爸!失败的老公!

哦!不对,她的老公是妈妈的宝贝儿子--陈志淘!

也许是这两个月憋得太久太难受,也可能是陈明就在家里的刺激,整个下午,妈妈和我都黏在一起,不知疲倦地从对方身体上恣意地摄取。床上、地上、书桌上、甚至窗檯上都留下了我们做爱的痕迹,好在我们家房子大,我的房间也有100尺,这给我们提供了足够我们纵慾的场所。

我的大肉棒始终插在妈妈的阴道里,一个下午就没有拔出来过!在一次次把妈妈弄得高潮叠起后,我肆意地在妈妈的阴道深处喷射出大量的精液,随后,我们俩就保持着交合的姿势温存着、调侃着,诉说着只有情侣才会说的私密情话,然后,或是妈妈主动,或是我主动,我们又重新投入下一场『肉搏』当中去。我们就像是两个做爱的机器,毫无顾虑、没有休止地做着本不该在一个母亲和我身上发生的事,却又如此的乐此不疲!

我们从妈妈假扮我的女朋友到家下午1点钟开始,一直做到天已经黑了下来的6点半,我们足足做了5个多小时,在妈妈高潮了8次,我也在妈妈的阴道射了6次后,我们终于听到了从自己和对方肚子里发出的『咕咕』的声音——体力消耗太大,我们都饿了!

怎幺解决吃饭问题呢?妈妈可不敢出去,这要是被陈明知道浪叫了一下午的女人就是他的老婆的话,真会杀了我们!

还是我体贴,打电话叫了3份外卖,一份给陈明——他现在真的是个废人了。另外两份,就带进了我的房间——妈妈和我像情侣般,妈妈坐在我的身上,两人或用手、或用嘴互喂着对方。这种蜜里调油的滋味,自是不用言说!

饭还没吃完,贴在一起的妈妈和我就从这种调情的气氛中兴奋起来,于是,一场盘肠大战又开始了……

妈妈在我精液的喷射下,达到了今天第9次的高潮,妈妈和我真的好累了,终于相拥着睡去了……

我们也不知道几点了,只知道刚才妈妈醒来后,妈妈像是吃了春药般,特别亢奋,特别想要我的爱抚和抽插,于是妈妈主动地套弄起我的大肉棒,在我被妈妈弄醒后,妈妈在我的身下异常酣畅地又得到了一次高潮!

此时,妈妈和我在短暂的温存后,开始了新的游戏……

此时,我躺在床上,而妈妈,则趴在我的身上,把屁股靠向我的脸,妈妈在上面,我在下面,妈妈专心地舔弄着我的大肉棒,我则尽情地挑弄妈妈的已经一塌糊涂的阴部!

这就是所谓的『69』式,是妈妈和我一起看日本片式学的,妈妈一直不肯实战操练,今天既然已经给我口交过了,妈妈也算是过了一道槛,彻底地放下身段,投入到和我的男欢女爱当中去了!

妈妈双手握着我的大肉棒,在自己的嘴里一进一出,由于我的肉棒实在是太大了,妈妈的眉头开始一直是紧皱着的。慢慢地,妈妈有了心得、有了感受后,感觉到我的肉棒在嘴里越来越大,妈妈的成就感陡然而生,慢慢地有了笑容。

「哦……太棒了……宝贝儿……太舒服了……」妈妈的舌尖磨擦到大龟头的马眼处,我忍不住发出呻吟,双手按在了妈妈的头上。

妈妈此时一丝不挂地趴在我身上,用力张大并紧缩嘴唇,卖力地舔弄我的大龟头。用嘴张到极限含住我的大龟头套弄了一会后,妈妈一边用右手轻捏我的阴囊,一边淫蕩地用那双诱人的眼睛对我抛了一个媚眼。随即,妈妈张开双唇将嘴再次套入我的大龟头……

「哦……妈妈……你太厉害了……哦……再深一点……」我被妈妈弄得舒爽不已,下意识地紧紧抱住就在我正上方的屁股,呻吟起来。

「讨厌!你的肉棒太大了,光一个龟头就让人家小嘴撑得装不下啦!」妈妈反过头去笑着对我又抛了一个媚眼,含羞地继续说道:「老公!要不要来点更刺激的?」

「要!要要!」妈妈今天的表现大大出于我的预料,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妈妈还有什幺新花样。

妈妈羞涩一笑,把我的双腿再张开了些,自己跨跪在他的身上,接着,妈妈双手各自托住一只巨乳,俯下身去……

妈妈捧着妈妈的那对巨乳,猛地夹住了我已经翘立良久、红得发黑的大肉棒!

「妈妈用乳房和嘴来,好不好?」妈妈的脸已经红得像是漫山的红杜鹃了,轻轻地对我说道。紧接着,深吸了口气,低下头,伸出粉嫩的舌尖,快速在夹紧在两个乳房间的大龟头上从前到后用力舔了一下。

「哦……宝贝儿……太棒了……你这乳交的姿势从哪学的?哦……太爽了……」 妈妈的举动让我大呼过瘾。

「讨厌!妈妈是刚从电脑上学的,做得不好不许笑话妈妈啊!」妈妈一边用夹紧的双乳来回摩擦大肉棒,一边用舌尖灵活地舔着整个龟头,边舔边回答我的提问。

「呵呵!我老早就在想,宝贝儿你的咪咪这幺大,我们不玩点乳交的花样实在是太浪费了!哈哈!这下好了!我们真是心有灵犀啊!哦……太舒服了……」我对妈妈的「服侍」十分满意,脸上全是满足的笑意。我低沈地呻吟着,探出一只手抚摸着妈妈圆润的翘臀起来。

妈妈此刻内心实在是像打翻了五味瓶,真不知道是个什幺滋味。唉!妈妈为了自己的情人,妈妈的儿子,居然主动上网去学这些淫蕩的新花样,就是为了让我开心。真不知道我爸爸、她的丈夫陈明知道了他的好老婆这样对他,会有什幺反应。

妈妈开始的动作似乎有些生疏,但我的强烈反应让妈妈有了信心,动作也越发熟练起来。妈妈一边双手按着双乳夹着大肉棒,不停地磨擦着,一边主动张开小嘴含住了伸在妈妈面前的硕大龟头,卖力地不停吮吸着,还不时反过头去用媚眼看着我以求鼓励。

『滴滴……』我的手机传来短信声,惊醒了正在缠绵的妈妈和我。

我随手拿过手机,看了一下。

「 妈妈!你知道是谁的短信吗?」 我笑着问妈妈。

「嗯?」妈妈此时哪有空来回答啊,嘴里塞满了我的大肉棒,妈妈只能含混地询问了一声。

「是爸爸!他说,要妈妈注意身体!他去睡觉了。哈哈哈!看来他今天没少听妈妈你的叫床声,所以要我们注意身体,不要纵慾哦!」我得意地笑了出来。

「你个混蛋……」妈妈羞得无地自容,这个陈明,真是个猪!妈妈『百忙之中』鬆开我的大肉棒,反过头来嗔骂道,「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紧接着,妈妈像是向我示威似的,妈妈猛地紧紧含住我的大龟头,上下舔弄起来。紧夹着大肉棒的那对丰满绝伦的乳房,也跟着头部的动作,迅速地上下套弄着。

「哦……宝贝儿……你太厉害了……」我兴奋地乱叫起来。

我的肉棒越来越大、越来越黑、越来越挺,似乎要喷射出来似的。妈妈知道,我已经十分兴奋了。

而妈妈此时,早已按捺不住,需要我的大肉棒来填满妈妈空虚的阴道了!

『铃铃铃……』正当我们全情投入,即将展开一场激烈肉搏的时候,妈妈的手机响了,打断了正酝酿『深入交流』 的两人。

妈妈给我口交和乳交的动作猛地停了下来,时间似乎定格了。

「是他?」妈妈和两人同时默契地说道。

我们说的是陈明。

『铃铃铃……』手机继续在响着。

妈妈赶紧坐直了身子,该死!妈妈怎幺忘了把手机调成静音了!在我的房间里妈妈的手机响了起来,这要是被陈明听到了,一定会知道和我整整做了大半天的女人到底是谁了!

妈妈赶紧侧身拿起了手机,可是妈妈的另一只手仍然恋恋不捨地放在我的大肉棒上,保持着刚才套弄的姿势妈妈实在是捨不得我的大肉棒!

妈妈拿起了手机,看了看屏幕,果然是陈明!妈妈秀眉一蹙,一脸的厌烦与懊恼。

妈妈指着手机对我说:「是他!妈妈接了,你别发出声音。」只见妈妈深吸了口气,接通了爸爸的电话……

「喂……陈明……现在在酒店……嗯……在房间里……嗯……还好,一路上还顺利……」陈明在对妈妈嘘寒问暖,妈妈儘量使自己的语气平缓,和平常没什幺两样,但依旧是那副对陈明冷淡的样子。

「哦……我在看电视,晚上喝了点酒,所以没有出去……嗯……一会儿就要睡了……」陈明问妈妈在干嘛,妈妈总不能说再和你的儿子做爱吧!妈妈随口编了个谎,没想到妈妈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和我真是天生一对。

跨坐在我身上的妈妈这边和陈明有一句没一句地通话,身下的我则开始慢慢地坐了起来起来,紧紧地贴着妈妈的后背……

只见我的双手开始隔着细窄的蕾丝带玩弄妈妈的乳房,妈妈的巨乳在我的手里变换成各种形状,惹得妈妈浑身燥热,不停地用手阻挡我,还不时地用眼睛瞪视我。但是我似乎很享受这种偷偷摸摸的氛围,居然猛地一下把妈妈这件深『V』的情趣内衣从妈妈的脖子上给拉了下来,这样一来,妈妈的两只巨乳就像小兔子一样蹦了出来。我还没有停,马上手里抓住一只,嘴里含上另一只用力地吮吸起来……

「哦……」妈妈哪曾想到我会突然这样,拽下内衣就够吃惊了,居然还含住巨乳,用舌头舔弄起乳头来!妈妈忍不住强烈的刺激,惊呼起来。

「哦……没什幺……妈妈上洗手间滑了一下……没事的……哦……没事没事,有点疼……」陈明听到了妈妈的呻吟,询问妈妈起来。妈妈赶紧掩饰,但没想到我居然得寸进尺,舔完一只居然又换了另一只,又惹来妈妈一声惊叫!

「哦……不要紧的……我会注意的……不要担心……」陈明很紧张妈妈,一个劲儿地问妈妈怎幺样了。妈妈真是哭笑不得,总不能告诉他你儿子这会儿正在喝你老婆的奶吧?妈妈这边一个劲儿地掩饰,另一边,妈妈狠狠捏了一下仍然握在手里的大肉棒,狠命地瞪了一眼我,意思是责怪我的胡来。

谁知我这时却笑着放开了妈妈的巨乳——这倒惹来妈妈的不满!妈妈突然感觉很失落!

紧接着,只见我大大地分开自己的双腿,重新躺了下去。随即笑着看着妈妈,用手指指妈妈的嘴,再指指自己的大肉棒,一脸的渴求。

「你要注意身体……多休息……」妈妈把手机放在耳边,电话那头敷衍着陈明,这边妈妈看着我的动作,顿时反应过来,脸刷地一下红了,狠狠瞪了一眼我。

紧接着,妈妈慢慢地重新俯下身去,左手握着手机贴在耳边,右手握住我的大肉棒,妈妈的小手根本握不完整我的大肉棒——我的家伙实在是太大了!妈妈上下套弄了几下我的大肉棒,接着反过头媚眼如丝地看了一眼我,紧接着妈妈凑过嘴去,伸出丁香小舌在龟头马眼处轻柔地舔了一下,我马上全身颤抖一下。

紧接着,妈妈眼神越发迷离起来,妈妈根本不满足这样轻轻地一舔,妈妈小嘴微张,在这条令妈妈欲死欲仙的大龟头上亲了一下,『叭!』很清脆的声音,听上去是那幺的诱人。我的大肉棒也被刺激得弹动了一下。

「哦……没什幺……我在涂唇膏……天气有点干……」陈明那边也听到了这声音,但是马上被聪明的妈妈轻鬆带过。

妈妈回头看见我一脸的心满意足,很肯定我很满意她的表现。

妈妈已经被大肉棒给吸引了,俏眼盯着我那让自己高潮无数次的、硕壮无比的大肉棒,颤抖地伸出纤纤右手,无比温柔地轻轻拨开包皮。妈妈妩媚地看了一下我,右手再次握住大龟头与大肉棒根部之间的部位开始套动,接着张开小嘴,慢慢地含住龟头,缓缓地吞了进去……

「哦……」我舒服地压低了声音。

可是我的龟头实在是太大了,撑开了妈妈的整个小嘴,妈妈只好吧嘴张到极限才能勉强含住大龟头,整根粗大的肉棒却还在嘴外。妈妈整个脸颊都因张嘴而变形了!偏偏左手还握着手机,听着陈明在电话那头继续地絮絮叨叨。这情景真是淫蕩之极!

妈妈一边用右手轻捏我的阴囊,一边淫蕩地用那双诱人的眼睛对我抛了一个媚眼。随即张开双唇将嘴再次套入我的大龟头……妈妈用力张大并紧缩嘴唇,卖力地舔弄我的大龟头,不时地发出『滋滋……滋滋……』淫蕩的声音。

「唔……没什幺……唔……刚才我叫总台送了一支雪糕过来……现在正在吃呢……」陈明也听到了妈妈发出的古怪声音,在问妈妈。

妈妈真佩服自己的反应力,这幺简单的轻描淡写就掩饰过去了。确实!吃雪糕发出的声音和妈妈现在给我跪着口交发出的声音还真是很像。

我听了妈妈的话,马上轻抚妈妈正在不由自主一上一下扭动着的翘臀,笑着给妈妈竖了一下大拇指,夸讚妈妈的精彩应对。

可是,妈妈这样一只手一边『雪糕』,另一只手握着手机,实在是太不顺手了。妈妈索性一咬牙,把手机换成了免提模式,放在旁边的矮桌上,空出来的左手迅速地投入战斗——妈妈左手紧紧握住大肉棒的根部以让它不会乱动,右手风情万种地把散乱的长髮往后一撩,对着我风骚地抛了一个媚眼,随即握住大龟头与大肉棒根部之间的部位,继续未完的『口试』,重新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丽琼!你怎幺吃雪糕这幺长时间?」调为免提之后,陈明的声音传了过来。看来陈明也觉得妈妈的声音有些奇怪。

「唔……干吗……很好吃我多吃点不行吗……」妈妈继续让我的大肉棒在口中深喉,口齿不清地回答陈明。妈妈这句话也是说给我听的,是在告诉我她很喜欢这条粗长的大肉棒。妈妈还故意发出吮吸的『滋滋……滋滋……』的声音,听上去是那幺的淫蕩。

妈妈的回答惹来我一阵悸动,两只手探向前,抓住了妈妈的两只巨乳!

妈妈很配合地加快了套弄的速度,我的大肉棒在妈妈的口中越变越大、越变越粗……

「哦!我打电话是要和你说个事,是关于儿子的!」 陈明突然神经兮兮地说道。

「嗯?什幺事?」听到是关于我的,妈妈和我一顿,放缓了手上、嘴上的动作,侧耳倾听。

「你今天下午出门后,你猜猜他干吗了?」陈明神秘兮兮地说道。

「干吗了?」妈妈脸色一红,回头妩媚地看了一眼我,心里想到,能干吗?干你的老婆呢!

「他在玩女人!呵呵!这个兔崽子,带了个女的回来,说是女朋友。可是整整一个下午,直到现在,全待在房间里没有出来。连吃饭都没出来!关键是,我都听到那女人在叫床!从进去到刚才,整整大半天基本上没停过!呵呵!听上去真带劲儿!我想不是真的女朋友,看来是个骚货妓女!衣着又暴露胸又大,叫床声好淫贱,没有错,一定是个小妓女。哈哈哈……」陈明以为窥探到了别人的秘密,开心地说道。唉!那个女人就是你老婆啊!

妈妈的脸红得一塌糊涂,头低得不能再低了。从自己丈夫嘴里说出来的自己是个骚货,叫床很带劲儿,无疑是个极大的讽刺,同时,这种强烈的偷情刺激又是任何其他刺激不能带给自己的,妈妈又羞又急,随即倒入不知什幺时候坐起来的我的怀里。

我也兴奋极了,听着自己怀里女人的老公、自己的爸爸说着自己干他的老婆,并且形容为『骚货妓女、叫床声好淫贱』,这种代替爸爸的职责,形式老公的权利、偷妻的快感实在是太强烈了。我紧紧搂住了主动送上来的美人妻、美人母,下面的大肉棒开始蠢蠢欲动了。

「嗯……哦……哦……啊……」在我大肉棒的磨蹭下,妈妈的阴道开始异常空虚,开始分泌大量的淫液,妈妈浑身燥热,趴在我的怀里娇喘连连。

「还有啊!我再告你个事儿!那个『妓女』现在还在儿子房间里!哈哈!估计今晚还还要和儿子疯狂地做!哈哈!她可真是个贱货!」陈明还在有滋有味地诉说着。殊不知那个女的就是你的老婆啊!你说的那个贱货就是你的老婆啊!唉!面对如此可怜可悲的陈明,妈妈无语了!

「瞧瞧你这点出息!就知道打探人家隐私!儿子已经是成年人了!找女孩玩玩又怎幺了?男的和女的在一起顺理成章就是要做这种事情的!做了大半天怎幺了?那说明儿子厉害!有本事,有能力!你呢?让你去搞都没这个本事。还说人家!」  

妈妈此时已经浑身燥热,慾望得不到满足的妈妈,听了陈明不知内情的话更加的兴奋,对于陈明的喋喋不休妈妈早已忍耐不了了,妈妈只想放开一切,和我来一场没有任何束缚的性爱。于是,妈妈使出杀手锏,开始打击陈明,好让他早点挂电话。

电话那头一片沈默,妈妈知道,陈明的自尊心再一次受到了伤害,阳痿,是他永远的伤疤。

「就这样!没什幺事我挂了!人家睡了!」妈妈随即侧过身,挂掉了电话。

是啊!妈妈是要睡了!让妈妈的宝贝儿子好好地睡她吧!

「哦……哦……哦……天哪……哦……」妈妈突然浪叫起来,她朝后看去,原来,就在妈妈挂掉电话的一瞬间,我在享受了妈妈的口交和乳交后,在受到刚才陈明和妈妈的对话刺激后,终于也开始主动出击了。只见我紧紧地抱着妈妈的翘臀,整个脸贴到了妈妈的阴部上,舌头不断地伸进伸出,挑弄着妈妈的阴道,手也时不时拨弄着妈妈的小阴蒂,刺激着妈妈的敏感神经。

妈妈马上受不了了:「哦……老公……不行了……这样太刺激了……快……要插插……快点……」妈妈一边说一边脱离了我的舔弄,往前跪着走了几步,顺势朝着我撅起屁股,妈妈的阴部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不知道是妈妈的淫液还是我的口水。

「老公……快来……就从后面插……快啊……」妈妈已经等不及了,声音里都有哭腔了。

「哦……妈妈你真骚……」我赶紧撸了撸被妈妈挑逗得青筋爆出的大肉棒,对準了妈妈湿湿的阴道。

静止了好一会儿,时间似乎停止了。妈妈等待的插入迟迟没有到来。妈妈回头看了一眼我,着急道:「快点啊……干嘛啊……妈妈要啊……老公妈妈要啊……」  

「我可不想要……」我不紧不慢,就不不插入。

「你个坏蛋啊!」妈妈骂了起来。接下来妈妈自己都不敢相信——妈妈一只手反过身去抓住我的大肉棒,一只手抓住我的屁股,防止我后撤,再自己调整了姿势,拿阴道对準了大肉棒,猛地屁股往后一退。

「哦!」耳边传来妈妈自己满足的浪叫。

紧接着,妈妈就保持着这个姿势,跪在床上,自己主动地一前一后套弄起来,我笑嘻嘻地欣赏着妈妈的主动,妈妈则根据自己的需要时快时慢。房间传来妈妈的翘臀撞击在我小腹的声音「 啪啪啪」 ,听上去是那幺的淫蕩。

「哦……嗯……哦……嗯……老公……你动一动嘛……这样不刺激嘛……插不到底啊……」不一会儿,妈妈觉得不尽兴,将我的肉棒深藏在内的屁股淫蕩的扭了起来,回过头去央求起我来。

「那你说得骚一点!」我继续摆谱。

「老公来干死我……干死小骚屄……插死小骚货……快……妈妈要啊……老公我要啊……」为了得到更大的快感,妈妈叫得很大声,妈妈狂乱了、彻底放开了。

「你个骚货……叫这幺大声……不怕爸爸听到啊……他可就在隔壁的主卧里啊……干死你……」我受不了妈妈的浪叫,双手把住妈妈的翘臀,大力的抽插起来。

只见我红得发紫的大肉棒在妈妈的阴道里插进抽出,慢慢地妈妈看见我的大肉棒上沾了些白色的液体,而且随着大肉棒的强烈抽送,白色的液体越来越多,这全是妈妈的淫液!房间里传出『啪啪啪』强烈而又迅疾的撞击声,伴随着妈妈狂乱的淫叫,整个房间的气氛淫靡到了极点。

「哦……哦……哦……啊……好舒服……哦……太爽了……老公……你太棒了……不要紧的……这……这房间隔音很好的……你爸爸听不到的……哦……老公你太强了……」我的奋力抽插使得妈妈欲仙欲死,脸上露出万分陶醉的表情,嘴里肆无忌惮地浪叫起来。

「妈妈……你还真是骚啊…… 」听了妈妈的淫叫,我调笑起妈妈来,身下的动作也越来越大。

「哦……老公……哦……好棒……啊……太深了……哦……哦……啊……你好厉害……小骚货这样会被你插穿的……哦……」妈妈的阴道被我猛烈地插进抽出,巨大的快感让妈妈放肆地浪叫起来。

我像是憋坏了似的,毫不顾忌地开始冲刺,大肉棒在妈妈的阴道里全根进、全根出,大开大阖,很是壮观。

「哦……老公……你好棒……啊……你太会干了……小屄屄爽死了……哦……又插到顶了……啊……大肉棒好粗啊……哦……好充实……老公……妈妈爱死你了……」没有了陈明电话骚扰,妈妈和我开始了全力的天人大战。妈妈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开始语无伦次!

「哦……哦……小骚货……你太骚了……太骚了……哦……干死你……你刚才不是对你老公说妈妈厉害,有本事,有能力吗……不是说要把这几个月欠下的全补回来吗……真是太骚了你……哦……干死你个骚货……」我感受着妈妈的淫蕩,全力地抽插起来。

「哦……老公……对……干死妈妈……干死小骚货……那个陈明不是妈妈老公……妈妈老公就是你就是陈志淘……妈妈的小骚屄就只给你一个人插……哦……妈妈每天都要被你干……每天被你干10次……哦……老公……妈妈爱死你了老公……啊……太爽了……真的要被你干死了……哦……」妈妈的淫水四溅,语无伦次,眼看高潮就要到来了。

「哦……哦……小骚货……你太骚了……太骚了……哦……妈妈要射了……哦……啊……啊……」我承受不了妈妈的淫蕩,终于,压抑许久的高潮到来了。

「啊……哦……老公……射进来……全射进来……射到妈妈的阴道里……射到妈妈的子宫里……哦……妈妈爱你……你太棒了哦……好烫……哦……哦……妈妈要死了……哦……妈妈也来了……啊……」妈妈感受着我最后的冲刺,狂乱起来。在被我积攒的大量精液一烫,顿时也不堪刺激,与我一起攀上了性爱的顶峰。

整个房间安静了,只剩下妈妈和我大口的喘息声。

巨大的快感让妈妈感觉飞上了天,妈妈需要好好的感受体会一下!

妈妈和我由于刚才的恶战,这时趴着休息。妈妈浑身瘫软,趴在床上大声地喘息着,我则整个人压在妈妈的身上,双手伸到妈妈压在床下的胸前,抚弄着妈妈的巨乳。我们两人的下半身还是紧紧地贴在一起,妈妈由刚才的的跪姿直接倒在床上,两条腿分得开开的,我的肉棒明显还在妈妈的阴道里『泡澡』,我的整个下半身紧紧地贴在妈妈的翘臀上。

「嗯……不要弄了……刚才都被你快弄死了……还要摸啊?」妈妈的身体还没从高潮中完全恢复,很是敏感,受不了我对巨乳的挑弄。

「呵呵。宝贝儿!和你做爱实在是世上最美的事情!」我由衷地感叹起来。

「嗯!我也是!老公!我爱你!」妈妈回应着,双手撑起上半身,反过头去,主动向我索吻。

妈妈微闭着双眼,伸出丁香小舌,任凭我的吮吸,一时之间,耳边传来「啵……滋滋……」的口水交流的声音。

深吻过后,妈妈和我深情地对望了一会儿,我说道:「老婆!我们床那边靠靠去。」说完,慢慢地坐了起来。

就在我的肉棒抽离妈妈的阴道的一瞬间,妈妈轻呼一声『哦!』,紧接着,妈妈看见了一股液体从妈妈的阴道流出……

妈妈赶紧从床边扯了几张纸巾,给自己的阴部清理乾净。随后,又扯了几张,爬到已经靠在床头的我身边,仔细地擦拭着已经软下来了的肉棒。整个过程妈妈就像是我体贴的妻子,温柔又细心,我则笑嘻嘻地看着妈妈,品味着这个带给他无限快乐的性感妈妈的温柔。

擦拭乾净后,我招了招手:「宝贝儿!来!」妈妈顺从地侧靠在我的身上,脸贴在我的胸口,右手从后面环绕着我的腰,左手在我的身上慢慢游蕩,左腿搭在我的小腹上,来回的磨蹭着。妈妈浑身柔弱无力,看上去依旧这幺性感美迷人。

「老公!我爱你!你真的好棒!我真的好爱你!你真的太强了!弄得人家浑身舒坦!就是全身上下快要被你弄散架了!呵呵!」妈妈看着我,深情地感叹我的神勇,随即在我的嘴上啄了一下。我知道,妈妈已经彻底臣服在我的大肉棒下而不能自拔了。

「呵呵!我也爱你!宝贝儿!和你做爱真的太棒了!床上的你实在是太性感了!」我配合着妈妈。

「呵呵!刚才真的太刺激了!陈明太过分了!人家都很兴奋了,他又是短信、又是电话打扰我们,真是太讨厌了!弄得人家不上不下的。不过最后这下高潮真的好厉害,我感觉子宫都在收缩似的,好强烈,好过瘾,好舒服!」妈妈和我做爱之后,没有了刚才的羞涩,说起感受来毫不遮掩。

在数落陈明的时候,妈妈根本没有意识到妈妈其实是在和别人偷情,干着背夫偷情的事情,而那个人,居然是妈妈和陈明的亲生儿子!不过,妈妈其实早已不屑于有陈明这幺一个老公了,在妈妈心里,我早已佔据了一切!

「呵呵!他也不是完全没有作用,至少他的短信电话让我们做的更刺激啊!」我的大手揉捏了一下妈妈的翘臀,笑着说道。

的确,第一个短信发给我,让他注意身体,别只顾着玩女人!而那个女人,就是妈妈——他的妻子,我的亲妈!第二次陈明打电话给妈妈,妈妈受不了后来直接用的免提,陈明说我在干女人,那个女人很骚很浪!而其实那个女人就是妈妈——他的妻子,我的亲妈!这样赤裸裸的刺激带给了妈妈和我强烈的刺激。如此露骨的话语,极大的增加了乱伦偷情的快感,才让最后的高潮来得酣畅淋漓。

「扑哧……」妈妈想到刚才的情景,不由得笑了,妈妈知道妈妈笑得好淫蕩。

「呵呵!真是个傻B!不过他倒是调节气氛的好手啊!哈哈……」我调侃起爸爸来了!

「我估计他给你发完短信之后马上就打电话给我了,就是为了告诉我,你玩女人!」妈妈笑得很淫蕩,好妩媚,说起陈明的事就像是说别的人一样。

「呵呵!他哪里知道妈妈就在家儿子正干着他的老婆呢!哈哈哈」我觉得很是兴奋,这种夺人妻的壮举确实很过瘾。

「 坏人……」妈妈笑着嗔骂道,却没有一丝责怪,确实,妈妈对于这种危险刺激的偷情实在是情有独锺。

「老公!这种你爸爸在家我们做爱的感觉真的好刺激!」妈妈亲吻了一下我,回味着这种偷情的刺激。

「是啊!妈妈!每当我想着爸爸就在旁边的房间时,我就特别兴奋!」我居然和妈妈一样的感觉!这种从自己的爸爸手中成功抢夺他的妻子确实很有成就感!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妈妈笑着嗔骂道。

「呵呵……」我傻傻的笑了!

「儿子!你爸爸他现在常在家了,我们再也不能像以前这样为所欲为了。我们得想个办法,总这样偷偷摸摸毕竟不是个事!」这样的偷情一次两次是可以,多了是不行的,确实得想个办法。

「要不,妈妈出去租房子?那我们就有一个小窝了!」我建议道。

「让妈妈想想!」妈妈沈思起来。

「有了!要不我们买一间门面商舖开一家小店吧!这样的话,我们就有一个固定的场所了,而且也有充足的理由了!」妈妈突然想到这幺一个好办法!

「对啊!最好离家近一点。来回也方便!」我马上附和妈妈的建议,淫笑着说道。

「什幺来回也方便?就知道动歪歪肠子!」 妈妈知道我的意思,我就想早点吃完饭,早点出门,早点去她和我的「家」,做我们爱做的事!

「呵呵……」我被妈妈说中,傻笑起来。

「到时候你做老闆,妈妈呢!就做老闆娘吧!」妈妈意有所指地对我笑着说道。言下之意,就是说妈妈已经下定决心要做我的女人了!

「妈妈……」我高兴坏了,却没有更多的言语,只是重新紧紧地拥妈妈入怀,深吻起来。

妈妈马上献上妈妈的丁香小舌,供妈妈的男人品嚐……

吻确实是个调情的好东西,虽然才刚刚结束没有10分钟,经过妈妈和我这幺一阵热吻,我们俩的呼吸又加重了,两人的情慾又重新被点了起来。

我的手不知什幺时候开始抚摸起妈妈的小阴蒂来,弄得妈妈娇喘连连,妈妈则下意识地伸手去抓那条大肉棒!

哦!又这幺大了!妈妈感觉我开始兴奋了,又想要了!阴道里开始流出大量的淫液。

「妈妈!人家说看一个女人性慾强不强,就看她穿不穿网袜,而且性慾的强烈程度和网格的大小成正比!妈妈!你算不算性慾很强的女人!」我感受到了妈妈的情动,调侃起来。

「不许胡说八道!」妈妈羞红了脸,嗔骂道。

「我觉得妈妈你今天的网袜很性感!尤其是这幺大的网格让我知道了妈妈的秘密!哈哈哈!」我还没完了没了的说!

「你个混蛋……」妈妈没辙了,只好重重地捏了一下我的大肉棒!

「 妈妈!你是不是想要了?」 我促狭地捏了一下妈妈由于兴奋依然翘立着的乳头,坏坏地说道。

「坏人……」妈妈没有办法掩盖自己身体的慾望,只是风情万种地白了我一眼,随即羞涩地伏在了我的身上,一副任君採撷的样子。

事到如今,傻子也知道妈妈想干嘛了!

「我知道了!既然妈妈刚才都和爸爸说了我厉害,有本事,有能力,我总不能辜负妈妈对我的肯定啊!」我笑着说完,随即重新把妈妈压在了身下……

「啊……」妈妈淫蕩的浪叫重新在房间里蕩漾开来!

今晚,注定又是一个活色生香的夜晚!

第二天直到11点多妈妈和我才爬起床,我已经记不清这一晚上妈妈来了几次高潮,也不清楚我在妈妈阴道里射了多少次。我只知道天都濛濛亮了,妈妈才和我累坏了相拥而眠!

真是辛苦却性福的一个晚上!

妈妈穿戴整齐出门的时候,陈明在看电视了,妈妈压低头、憋着嗓子道别后就赶紧出门了。妈妈可不敢久留。

从酒店换好昨天的衣服,驱车回家已经是下午三点了,陈明在家。

「你怎幺这幺憔悴,都有眼圈了!」陈明看了妈妈的样子,问道。

「昨晚上没有睡好,房间里有蚊子,叮来叮去的!」妈妈脸一红,下意识地看了我一眼。

我无声地坏笑了起来,心想『是啊!昨晚不是没睡好,是基本上就没怎幺睡!而且,不是蚊子叮来叮去,而应该是就在你的家里,你的好妻子被你的好儿子「顶」来「顶」去!』